大瘟疫專題,楔子


【記者劉懷仁/ 台北報導】

不絕的哀泣 

一位女兒,在凌晨的街道上追著一輛白色箱型車奔跑,哀戚的呼喚著,媽,媽。箱型車裡,載著她的媽媽跟另外五具屍體。這是一個月前,武漢肺炎早期,發生在武漢街頭的一個畫面,也是常見的畫面。

一位老婦人,她的先生在疫情中先走了,她也染上病毒。她不怕死,但是當醫院以她尚未符合資格為由拒絕讓她入院治療的時候,她卻在馬得里街頭的一個噴泉邊,用西班牙式的捶胸頓足,嘶聲怒吼,抗議不義。她不怕死,但她強烈的害怕在家隔離會把病毒傳染給家裡三代十幾個成員。

二月間中旬,當武漢肺炎(新冠病毒,COVID-19)還只是中國大陸一個單一地方的災難時,已有千年歷史的威尼斯嘉年華依舊如期展開,熱鬧非凡。不過,義大利政府隨即宣佈禁令,在嘉年華第三天強制停止活動。但是,這項看似超前部署的決策,挽救不了已經悄悄蔓延開來的瘟疫災難。

很快的,幾乎就在短短一個月內,義大利就淪為全球災情最慘重的國家,除了死亡率逼近10%,超過6000個死亡者的訃聞佔滿報紙版面,棺槨停滿教堂之外,更有數十位在第一線作戰的醫護人員也慘烈犧牲。

在疫情嚴峻的態式底下,美國佛羅里達的海灘上依舊擠滿了人潮,因年輕人,學生們不想錯過春假,也因為美國總統川普一直漠視專家的意見,並且告訴國民安心放心。川普的維穩宣示說了一遍又一遍,最終,有很多國民也就真的不把生離死別當成一件事。

很不幸的,事實證明,武漢肺炎並不像傳說中那樣比較不會上年輕人的身,瘟疫上身,一直都是無差別的。也因此,美國的醫療體系很快就被29到49歲的人群霸佔了,而那些死亡風險偏高的老人很可能因為年輕人搶奪醫療資源而不幸在原來可救的情況下錯失被搶救回的寶貴時機。年輕人不想殺人,但他們的輕忽,放縱,卻很可成為間接殺害長輩的幫兇。

在全球確診人數突破,死亡人數超過,上面這些片段,在全球四十萬確診者及一萬七千人死亡(0324數據,至0511數字更新為4,198,395確診,284,102死亡,43天內,確診數暴增10倍,死亡數暴增近20倍),只不過有很少數有機會被紀錄傳播的案例。每一個生離死別,都自有一短令人鼻酸的過程,而瘟疫,經常會在極短的時間之內製造出無法計數的心酸與悲劇。

圖片來源,引用自pexels.com;by CC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