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瘟疫簡史


【記者劉懷仁/ 台北報導】

醫聖張仲景在傷寒論中自序說:「余宗族素多,向餘二百。建安紀年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

這是張仲景描述建安年間的瘟疫慘況,在他的宗族中原來有超過兩百人,但經過建安年間的「傷寒」瘟疫,死亡了三分之二,以兩百人計,經過建安傷寒之後,則兩百人僅有八十人存活。

同時代的曹植則以殭屍之痛描繪瘟疫的悲淒。曹植說:「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僵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

所謂的闔門而殪,指的就是在瘟疫中滅門,全家罹難。而覆族而喪,指的是整個宗族無一倖免,竟致族滅。

除了建安傷寒之外,歷史上可謂瘟疫不斷,其死亡人數每一個都是令人怵目驚心。

茲就其重大者,簡單整理臚列如下:

安東尼大瘟疫,公元165年至公元180年,未知的瘟疫類型,死亡人數約為500萬。

建安大瘟疫,公元195年至公元220年,瘟疫類型為傷寒,死亡人數超過1000萬。

塞普勒斯大瘟疫,公元251年至公元270年,未知的瘟疫類型,死亡人數約為500萬。

查士丁尼瘟疫,公元541年至公元542年,瘟疫類型為鼠疫,死亡人數2500萬。

歐洲黑死病,公元1347年至公元1352年,瘟疫類型為鼠疫,死亡人數超過7500萬。

墨西哥瘟疫,公元1518年至1568年,瘟疫類型為天花,麻疹,傷寒桿菌,死亡人數超過1700萬。

歐洲流感,公元1556年至1560年,瘟疫類型為流感死亡人數2500萬。

亞洲鼠疫,公元1855年至公元1896年,瘟疫類型為鼠疫,死亡人數1000萬。

西班牙流感,公元1918年至1920年,瘟疫類型為流感H1N1,範圍為全球,這是史上第一個全球性的大瘟疫,死亡人數5000萬。

亞洲流感,公元1957年至1958年,為一全球性流感瘟疫,死亡人數100萬。

香港流感,公元1968年至1969年,為一全球性流感,死亡人數75萬。

COVID-19(新冠肺炎或稱武漢肺炎),公元2019年12月迄今,為一冠狀病毒流行性疾病,死亡人數仍舊在不斷攀升之中。

瘟疫,除了殺人無數之外,還常常導致一個時代的凋亡並陷入漫長的黑暗之中。

每個時代的大瘟疫,也都有令人驚魂攝魄的記載。除了中國古籍裡「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這種相對隱晦的記載,古羅馬人的記載就相當直接寫實。例如,關於長達15年的安東尼大瘟疫,史書是這樣記載的:「人死後早已無人收屍埋葬,在街道上,門庭裡,廣場上,甚至在海灘上,到處都是死屍相疊,任其腐爛,而腐屍的嘴裡或已經開裂的肚子,則不斷流出膿水。」而當時的羅馬皇帝安東尼也死於瘟疫之中。

另外,規模較小,死亡人數約為一百萬人的奧羅修斯瘟疫也留下了這樣的史料:「有時,當人們正在互相看著對方進行交談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倒在街上或者家中。墓地用完之後,死者被葬於海中。大量的屍體被送到海灘上。成千上萬具屍體堆滿了整個海灘,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膿水則流入海中。」

瘟疫就是如此可怕,所以近代人們都盡量不使用瘟疫這個字,此次,而此次,世界衛生組織,也以大流行(Pandemic)來代替瘟疫(Plague)。

但是,瘟疫從來並未遠離人類社會,祂總是會在人類最沒有防備的時候,給予人類難以承受的致命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