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美豬美牛,台灣人的萊克多巴胺健康危機?


「美豬事件與飲食健康的省思」專題報導

有句話是「民以食為天」,飲食,在人類的生命中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而在2020年夏天,對美豬與美牛的開放,也象徵著台灣食品產業的嶄新一頁。但過去美豬美牛在進口方面為何有所限制?現在開放後又是否會對台灣的食品安全問題造成影響?本篇文章將會盡可能地詳細分析。

自從美國在1999年開放使用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作為飼料中的添加藥劑後,因為在幾年後引爆狂牛症的關係,也讓台灣在2003年開始封鎖美牛進口。期間經歷了多次狂牛症爆發與平息的歷程,使得進口的大門時而開放、時而緊縮,直到2009年簽訂牛肉議定書後,才定調為開放牛齡30個月以下的牛肉進口。至於豬肉方面,其實早在2005年時,台灣就已經開放美國與加拿大的低價牛肉進入市場了,因此不論是產自美國的牛肉還是豬肉,都已經在台灣的市場中流通,因此本次事件的爭議,就是聚焦於放寬限制的決定。在政策定調後,日後將會取消美牛進口的年齡限制,並開放在安全容許值內使用萊克多巴胺瘦肉精的美豬進口。

而相較於影響美牛進口的狂牛症是公認的牲畜疾病,影響美豬進口的瘦肉精萊克多巴胺在安全性方面到底會不會給人體造成太多負擔則存有著更多爭議,也因此這波開放進口的最敏感議題,暴風的中央就是萊克多巴胺。

 

什麼是萊克多巴胺

在探討萊克多巴胺會對人帶來什麼影響前,首先要瞭解什麼是萊克多巴胺,又為什麼要將它注入到動物體內。所謂的萊克多巴胺是一種瘦肉精的成分,它原本是被研發出來治療氣喘的藥物,雖然開發失敗,但卻因一位發現它具有讓動物生出瘦肉、減少肥肉的功能,而被美國添加在飼料之中。目前有三種飼料商品添加了萊克多巴胺,分別適用於豬隻的培林(Paylean)、用於牛隻的歐多福斯(Optaflexx)以及用在火雞上的湯瑪士(Topmax)。

而瘦肉精在台灣遭禁,則是因為上海在2006年的9月發生了300人吃到含克倫特羅瘦肉精的豬肉而食物中毒的事件,因此使得農委會快刀斬亂麻地決定,將市面上包含萊克多巴胺的瘦肉精列為禁藥。

在醫學上,萊克多巴胺不能直接使用於人體,但美國聲稱按照標準使用在飼料添加劑中,它將不會對人類造成中毒或其他副作用。不過雖然萊克多巴胺算是代謝很快的成分,人體只要六個小時就能將攝取進的萊克多巴胺代謝掉七成以上,但過去曾有過對6名男性自願者進行實驗的紀錄,他們大量攝取了每日安全攝取量63到590倍的萊克多巴胺,而這造成了受試者心跳增快、血壓升高等影響,並有一人因心悸而退出實驗。另外,這次實驗也沒有追蹤這位受試者的後續狀況。因此目前實驗數據無法確定它短期內是否會對人體造成影響,更不確定它在人體內長期累積後是否會對健康造成危害,這也是它有著極大爭議的原因。

可以確定的是,如果攝取過量,會出現心血管方面的副作用,因此心血管相對脆弱或患有疾病的患者,與肝腎有問題和代謝不佳的人,應該要特別注意。而目前除了美國之外,另有加拿大、墨西哥、印尼這三個國家准許將萊克多巴胺加進牛隻的飼料之中。而豬隻方面,除了上述四國之外,另有韓國、馬來西亞、菲律賓、香港等26個國家與地區核准將它添加於飼料內。

 

風險趨近於零,還是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以上述結果來說,的確是有一定數量的國家都將萊克多巴胺運用在養殖業中,因此至少在地球上,確實在部分人士的心目中,它是稱得上相對性較為安全的物質。因此其實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就指出,為了這次食品產業的重大改變,其實其他的瘦肉精多達二十幾種,這次著眼於萊克多巴胺是更安全的添加物,才會針對它進行規範上的修改。另一方面,美牛令人擔心的狂牛症,則因為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將美國列為狂牛症風險可忽略的國家,這也使得不論是美豬還是美牛,在現階段來看,食用安全上較無顧慮。

然而另一方面,衛生福利部草屯療養院醫師沈政男也指出,其實向歐盟、中國與俄羅斯等地,依然禁用萊克多巴胺,也禁止進口含萊克多巴胺的肉品。甚至就連美國前兩大的肉品公司,都已經禁用瘦肉精。

另外,這種瘦肉精是一種交感神經的興奮劑,它可以藉此刺激肌肉細胞並減少脂肪合成,這也是它為什麼俗稱瘦肉精的原因。然而在使用瘦肉精飼養動物時,可能會因對於交感神經的促進作用而造成動物的痛苦,因此沈政男也指出,在宣稱安全無虞之餘,卻又宣稱不會處於成長階段的學生營養午餐中使用美豬,這種不完全的開放,似乎也間接暗示仍未對美豬的安全性完全信賴。

因此其實如今台灣開放了美豬與美牛的限制,究竟是否會對食安方面造成疑慮與危害,正反兩派都能提出他們的理論。不過以2007年開放美牛進口後,至今台灣還沒有因為美牛的關係發生過食安方面的危機來看,或許短期或十幾年內,美豬在食用上應該都不會有太大的疑慮,但究竟是否對人體的危害要留待更長遠的日後才會彰顯出來?也只能繼續看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