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鬼市有鬼嗎?《島夷行》作者真來澎湖遇鬼?


唐朝年代,有一位詩人施肩吾曾寫過一首名為《島夷行》的詩,詩中內文「腥臊海邊多鬼市,島夷居處無鄉里;黑皮年少學採珠,手把生犀照鹹水。」描述了在一個附近沒什麼人居住的海邊常常出現神秘的鬼城市、鬼市集,有個黑皮膚的少年在學採珍珠,還拿著點火的犀牛角在照鹹鹹海水的情形。

為什麼要拿犀牛角照海水?因為在很久以前,就流傳著用燃燒的犀牛角能避邪的傳說。在《晉書.第六十七卷.溫嶠傳》中記載的溫嶠將軍,就曾做過類似的事。該文記錄了溫嶠到了水深不可測且傳言底下有怪物的牛渚磯,便因此用點火的犀牛角照明,並也因此看到底下的怪異生物,甚至還看到了穿紅衣、坐馬車的人。結果他在晚上睡覺時就夢到有人跟他說:「我跟你陰陽不同道,幹嘛照我?」而且態度非常不爽。

而由於連橫所著的《台灣通史》中,記載了施肩吾的這首《島夷行》,並寫說他在唐朝中葉時率領族人來到澎湖居住,才因此碰到了學採珠、膚色比較深的當地住民。而在《澎湖縣誌》與《台灣通史》中,也都記載著從被評為全球十大秘密島嶼的虎井嶼往海底看的時候會看到像城牆的陰影,也因此澎湖有鬼市的傳說,就這麼流傳了下來。


(甚至曾有名嘴在錄節目時稱它是外星人遺跡,看看就好)

只是鬼市真的有鬼、施肩吾又真的來過澎湖嗎?

其實在發揚澎湖文化的《硓𥑮石》季刊中,在1996年就曾進行過深入探討,包含賴福順教授的《唐施肩吾澎湖「島夷行」糾謬》與蔡丁進的《唐代時的澎湖—論施肩吾「島夷行」一詩》,都指出施肩吾其實根本沒有來過澎湖,更別說澎湖在唐朝還沒有官方名稱,施肩吾更沒有寫說島夷是哪,詩的標題還被擅改為《題澎湖嶼》。且由於他是浙江人,因此黑皮少年很可能指的是在以前居住範圍在現代長江以南至越南北部的百越族。

事實上,由於澎湖的海象凶險,因此清代很多詩人也曾經在詩中加入了許多神話色彩。

另一方面,鬼市,其實也未必是真的鬧鬼。有時候鬼市在以前的中國比較像是黑市,專門在晚上的時候賣一些不方便在檯面上見光的東西,或是買賣雙方本身也都不願曝光。也因為這些攤販與顧客都是深夜才出現、早上就散去,簡直像鬼一樣,故有了鬼市一詞。事實上,現在的北京也依然有所謂的鬼市存在。

(攝影師:Victor Freitas,連結:Pexels)

澎湖有沒有鬼市?就算有鬼市,又有沒有鬼?這些答案或許都是否定的,但即使如此,這些傳奇在經過多年流傳後,他們的神祕色彩都依然不會因此磨滅。